军事频道

贾王春移交了哪些反腐成果?

《亚洲时报》曾颜回1月10日报道,中国官方新华社8日发表文章称,2003年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30823起贪污贿赂案件,同比下降2.2%。

10月份,贾王春关于他将“在2003年剩余的60天内查明一些重大案件并调查和处理腐败”的豪言壮语仍然挥之不去。现在2003年已经结束,贾王春交出了什么反腐败成绩?新华社8日发表题为“2003年前11个月检察机关查处贪污贿赂案件3万多起”的报道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初步统计,2003年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30823起贪污贿赂案件,查处犯罪嫌疑人33666人,同比下降2.2%。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赵登举8日解释说,案件数量的减少是由于“随着反腐败的深入和法制的完善,一些领域的职务犯罪得到了遏制。”这证明“案件数量有所减少,腐败现象普遍得到抑制,呈下降趋势”

“然而,查阅2003年的新闻,我们发现揭露腐败案件的新闻是轮流出现的。

在《亚洲时报在线》早先的一篇“安徽反腐风暴”报道中,记者揭露了安徽阜阳大贪官的腐败行为。此外,福州市的官员腐败案件、河北省高伟市“程佳俊”的大规模腐败案件和哈尔滨市的土地腐败案件也随处可见。算上2003年,官员腐败的情况不仅没有得到遏制,而且似乎越来越严重。

在这些大规模的联合腐败案件被发现后,随之而来的腐败案件数量应该会继续上升。现在腐败案件的数量没有上升,而是下降了,这真是令人困惑。

2003年10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英指出,建筑业的腐败现象屡禁不止。在近年调查和处理的贿赂案件中,超过三分之一发生在建筑部门。就连中央领导也承认问题很严重,当赵登举指出“腐败现象总体得到遏制,呈下降趋势”时,他敢于问赵登举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我们继续下去,曾经轰动一时的“新国民大会”非法集资案不仅涉及台商曹于飞,还涉及其背后的一系列渎职案件。外界和事件受害者一直指出,李鹏最小的儿子李肖勇及其家人卷入了这起案件。然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仅在2003年11月27日宣布了这一系列渎职犯罪,却没有提及任何涉及高级官员相关人员的渎职行为的结果…毕竟,媒体揭露的腐败案件规模更大,数量也在增加。

在这些大案背后,若反腐的力度的而且确有加大的话,那么揭发的其他腐败案数字实在不应不加反减,赵登举的论据,无论如何不能成立。在这些重大案件背后,如果反腐败努力得到加强,而且确实有所增加,那么发现的其他腐败案件的数量不应减少而不增加。赵登举的论点无论如何是站不住脚的。

就在两个月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王春刚刚对记者谈到了他的“反腐败计划”。

贾王春在接受《学习时报》独家采访时说,应该努力打击腐败。

然而,从最新数据来看,贾王春2003年的反腐败成就在“数量”上并不令人满意。

在过去的几年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都在民意调查的末尾。

在2003年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最高法院对其工作报告的“反对票加弃权票”达到了601张推荐伊朗参加世界杯的彩票,最高检察院对其工作报告的“反对票”甚至达到了809张。在2002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代表大会的“不赞成票”分别达到787票和769票,只有72%和72.7%的代表支持这份报告。在2001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四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有916票“不赞成”,最高人民代表大会有836票“不赞成”,占总票数的30%以上。

根据上述资料,全国人大代表对“两所高中”的工作很不满意。预计他们将在3月5日举行的第十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面临压力。

虽然“两个高点”报告中的投票比例在过去两年逐渐提高,但“两个高点”的领导人面对NPC会议仍不可避免地感到谨慎。

难怪贾王春在2003年最后两个月高调逮捕腐败官员。

新华社宣布,有12名省级和部级“高官走马”。其中,7人实际上是在检察院调查后被定罪的,比2002年的4人有所改善。

然而,2003年案件的大量证据和调查工作实际上早在2002年就已经完成。贾王春在2003年真正的反腐败成就可能要到2004年底才能看到。

事实上,反腐败工作不能靠“加大力度”来完成。

1月7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应该容忍‘被勒令违法’吗?”然而,当这些最高“领导人”被逮捕时,他们仍然取代他们的位置,甚至理所当然地反驳他们,说他们“被迫执行上级的命令”。一个小主任和院长能抵制权力倾向党的“领导人”吗?,这些官员可以逃避法律制裁,成为社会的惊喜。

相反,一些举报腐败官员的普通人被这些“小主任”、“小院长”和“命令”关进监狱。

这些例子包括:根据河南省卢氏县司法人员的“杜尔丹”命令,举报“杜尔丹”的张崇波被投入监狱;奉穆隋欣之命,沈阳司法人员将报道穆隋欣和马向东的老干部送到劳改营和精神病院。高伟下令河北省执法部门严厉打击郭广云“诽谤省委领导”的行为,逮捕并起诉郭广云……这些例子表明,光抓反腐工作中的“大老虎”是不够的。有关当局要彻底根除腐败官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公平地说,反腐工作不能靠两个人的结合来完成。中国腐败的根源来自官员的“网络”和“相互关怀”概念。如果不进行根本性的体制改革,反腐败的效果只能是事半功倍,这取决于检察院的工作力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